山西焦化集团有限公司  Copyright©  2018,  sxjh.com.cn.   All rights reserved    晋ICP备13000622号            

 

地 址:山西省临汾市洪洞县广胜寺镇
电 话:0357-6625444     邮 箱:
741896795@qq.com

>
>
>
记忆深处:《芳华》的忧思
企业文化
团结奉献,求实进取

资讯详情

记忆深处:《芳华》的忧思

【摘要】:
相携走出电影院,冬夜里的县城已是万家灯火。妻一直在悄悄拭泪,相顾无语,彼此心照不宣。我们驱车向广胜寺前行,车速沉稳缓慢。来时酝酿在舌尖上的甜蜜计划早已抛远。《芳华》所带来的思索是沉重的,如县城冬日的霾,把胸口压抑得无法呼吸。  一个人的命运与时代息息相关。我的老舅段光寿,赵城杨堡村人,兄弟姐妹中唯一的男孩,十五岁投身革命,随部队南下,戎马一生。对越自卫反击战时,已是师级干部,在云南思茅地区前线指挥
  相携走出电影院,冬夜里的县城已是万家灯火。妻一直在悄悄拭泪,相顾无语,彼此心照不宣。我们驱车向广胜寺前行,车速沉稳缓慢。来时酝酿在舌尖上的甜蜜计划早已抛远。《芳华》所带来的思索是沉重的,如县城冬日的霾,把胸口压抑得无法呼吸。
  一个人的命运与时代息息相关。我的老舅段光寿,赵城杨堡村人,兄弟姐妹中唯一的男孩,十五岁投身革命,随部队南下,戎马一生。对越自卫反击战时,已是师级干部,在云南思茅地区前线指挥作战。文化大革命中,因同村一名段姓的同乡举报,称其家乡有一孔砖基的窑洞,属地主成份。受此拖累,老舅几次升任军职均被搁浅。1980年曾携家眷返乡探亲,去父母坟前洒酒祭拜。此后再没回来,后来病逝在昆明,骨灰留在他战斗过的土地上。
  老舅总是一身戎装,身材高大魁梧。父亲每次去昆明出差总去看他,每次离别,老舅都拖着藏有弹片的躯体,拄着拐仗,在大街上老泪纵横,放声大哭,着实让人心酸。
  清明时节,我和父亲都去赵城代老舅上坟。我尽量不去直视坟头上飘曳的野草,以减少我内心的忧伤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