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站内搜索:
  •  
详细信息

字号:   

文竹细语:妆台

作者:李峥嵘浏览次数: 日期:2017年11月7日 09:50
 

   那时侯,我还是个懵懂的少年,生活在一个很少脂粉的年月。姥姥黎明即起,洒扫庭院,生火和面,笼盖架起后,开始坐在妆台前梳妆。长发在后脑勺盘起一个二两馒头大小的发髻,黑色的小网袋罩住,左右斜插入两三个普通的针簪。最让我感兴趣的,莫过于冬天里姥姥从妆台抽屉里取出片刻又放回,从瓦窑头供销社的柜台里买回的蛤蜊油。那时的冬天似乎比现在的冬天要冷许多,小狗冻得夜夜的叫唤,哽哽的,好像脚爪被火烧着一样。小孩子伸出的手背上总会有无数的裂口。姥姥教我洗手,然后抹上油,两手揉搓,在炉火上翻卷着烤起来,皮肤碎屑落入,发出哔哔啵啵的响声。如同虱子落入火堆里一样。
    “下去玩一会去吧!把奶奶的腿压麻了”,怕出去冻手,在家里呢,又睡在炕上,头放在姥姥腿上,她干针线活又觉得我碍事,常常下驱逐令。
    姥姥往针鼻里穿线的时候,才好看!她把针线举得高高的,睁着一个眼睛,闭着一个眼睛,好像是在瞄准,好像在半天空里看见了一样东西,急切地想要拿回,可是手一着急就哆嗦起来。实在穿不上,只好来求我,这也是我逞能的最佳时机!如果我不愿意,姥姥常常从衣袋掏出深藏几天少得可怜的几颗带壳的落花生贿赂我,事情自然会有双赢的结局。
    表姐大我几岁,快要找婆家了。我随父母去广胜寺小住几天,返回时,捎回一小盒海鸥牌洗头膏,那种清香沁人心脾。姥姥婉拒了我的请求,依然涛声依旧,用落下的皂角砸碎了,用水泡泡后洗头。依然在后脑勺盘起一个二两馒头大小的发髻,用黑色的小网袋兜住,左右斜插入两三个普通的针簪。笑容依旧朴素、和蔼!
    依着姥姥的呵护和爱怜,我长大了。赵城,我童年的摇篮,以前住着我的姥姥,现在埋着我的姥姥。虽然没有波澜壮阔的大事,却让我的童年安宁幸福!那些记忆中的故事,常常在思念的窗下踮起脚尖,那些散碎在笔尖的光阴,寂静欢喜。

所属类别: 诗文佳作

该资讯的关键词为:

联系我们  |  会员登录  |  企业邮箱  |  后台维护  |  设为首页  |  加入收藏

版权所有 © 2011   山西焦化集团有限公司   中企动力太原公司提供技术支持   晋ICP备11005599号
Copyright © 2011 Shanxi Coking Group Co., Ltd.

访 问 量: num  num  num  num  num  num  nu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