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站内搜索:
  •  
详细信息

字号:   

文竹细语:冬

作者:李峥嵘浏览次数: 日期:2017年12月12日 11:12
 

  “得儿驾……”
   
冬天天未亮,万成舅送奶的驴车从皂角树下出发时,这熟悉的音波翻过墙,穿过长长的院落,溜进东北角的小院,在姥姥刚刚发白的棉纸窗户上清晰地荡漾。这个画面长久飘荡在我童年的天空里,让回忆有了鲜活的质感。
    姥姥感冒了,身上倦怠没有力气,我和姥爷等着吃饭,姥姥从炕上缓缓起身,系上学生蓝布围裙,移到炉台边,长长地叹着气:“儿女就是一群鸟,该飞的时候,留也留不住。外甥也一样,像条狗,吃饱了就走”,我狠狠地剜了她一眼。其实,我还小,姥姥说出话来我不是听不懂她的语音,而是解不开她话里的话。
    姥爷穿上旧式的黑色棉裤,宽肥的裤腰一段接着白色洋布,麻利地一叠,将红布腰带捆在腰间。顺手一扯,将白色羊肚巾裹在标志性的光亮脑门上,斜穿过院子,边走边咳嗽着清嗓子,向西南角的厕所走去。几只麻雀在合欢树的干枝上雀跃,新的一天开始了。
    我戴了一顶双叶的火车头棉帽,用舅舅猎获的野兔的尾巴作护耳,蹦蹦跳跳地出去玩了。
    冬日,屋外风景凄清,懒散和怀旧的局面让我常常在过去的时光里快乐地游荡,不愿回到眼前来!

(责任编辑:文草丽)

所属类别: 诗文佳作

该资讯的关键词为:

联系我们  |  会员登录  |  企业邮箱  |  后台维护  |  设为首页  |  加入收藏

版权所有 © 2011   山西焦化集团有限公司   中企动力太原公司提供技术支持   晋ICP备11005599号
Copyright © 2011 Shanxi Coking Group Co., Ltd.

访 问 量: num  num  num  num  num  num  num